琉月☆屍帝沼民不用救

【雙狐/微三日鶴】無題。

注:三日鶴亂入。

[同為狐的眷屬,作為今後的同伴請多指教。]背向陽光的小狐丸伸出了那強大而溫暖的手表示友好,在瘦小單薄的鳴狐眼中十分顯眼,並且憧憬著。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在這之後鳴狐自身不斷進行各種的修煉,希望可以趕上………至少站在身旁不會有格格不入的違和感。

雖然小狐丸不介意這樣的鳴狐,並經常對對方表示[不要刻意將自己跟我相比,你也擁有自身強大之處,而你沒有發現。我亦很喜歡這樣的你。]

鳴狐不明白。
自身強大之處?
很喜歡這樣的自己?
只是客套說話吧。

每次看見三日月殿跟小狐殿並排而行時,雖則知道三日月殿跟鶴丸殿已為戀人,但心裹面總有種莫名的鼓燥。……大概是因為能力相約?

[是醋意吧?]
[欸?鶴丸…殿……]
[喲,嚇到了嗎?]在鳴狐不為意的時候,鶴丸靜悄悄的移到身旁,並觀察了一回。
[醋……意…?]鳴狐不解。
[嗯,我也曾經有過。當未成為戀人前…嘛,不是說成為戀人後就沒有。不過嘛,最少有種比較安心的感覺。]鶴丸輕搔著微紅的臉頰,笑得幸福。

戀人……嗎?

昨天聽見鶴丸的話,鳴狐想了一個晚上。
自己對小狐丸的感情應該是同伴而且憧憬的強大存在。
醋意什麼的……不是愛慕對象什麼才有的情感嗎?
情感什麼的…真搞不懂……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新的清晨來臨。
整晚不得安眠呢…今天還好是馬內番…。

[鳴狐~鳴狐~怎樣了?身體不舒服嗎?不如今天跟主上申請休息一天吧?]狐狸擔心的在鳴狐腳邊盤迴。
[…嗯,沒事。]只是休息不夠,今晚早一點休息吧。

是說今天的內番拍檔是…亂醬嗎……
嗯,好好加油吧。
鳴狐換上內番服後到馬廊一邊等著悉心打扮的亂醬,一邊作內番準備。
狐狸因為經常被馬兒作弄所以再三確認鳴狐沒事後就溜外遊玩。

[小叔叔抱歉呢~讓你久等了。]亂向鳴狐笑著揮手走近。
[嗯,不會…。]鳴狐摸摸亂的頭髮表示並不在意。
果然跟家人一起才能放鬆嗎……
「嗯?狐狸不在嗎?」亂探頭到鳴狐身後看,大概發現平日吱喳不停的狐狸不在感到奇怪。
[…牠怕被馬作弄,逃跑了。]
[嗯?我還以為牠怕被我抓去打扮,所以跑掉了呢~]亂把橘金色長髮綁好。
[來開始內番吧,小叔叔~ 嗯?準備工作作好了?最喜歡小叔叔了~]

幾次內番經驗,亂明白自家小叔叔比較安靜內斂,並且不擅長與人交流溝通,所以亦會配合鳴狐專注於工作。
但亂認為今天的鳴狐好像若有所思,心不在焉似的。

[那個…小叔叔是有什麼煩惱嗎?亂可以當小叔叔的傾訴對象喔?]實在非常擔心,而且有點在意…所以還是決定打擾一下。
[煩惱…嗎?]難道甚少顯露情感的自己真的有苦惱到被看得出來的地步?
[嗯,雖然不一定能幫小叔叔決解,但說出來大概會比較輕鬆喔?]亂調皮的向鳴狐眨了下眼。
[……亂,不會說出去?]鳴狐猶豫了,並不是不信任,亂是家人,跟家人傾訴煩惱亦不是一件壞事,但……
[當然~就連一期哥也不會說喔。]連最親愛的一期哥也不說…的確很有說服力呢。
[……那個…]鳴狐感到很難為情,並不是認為覺得亂還年輕不憧愛慕之情,亦不是覺得向一個年紀比自己的小姪兒提出這種問題很羞恥,而是自身的確從未接觸過這方面的感情,所以對這種話題沒有抵抗力。
[……亂,認為愛戀…是什麼?]不行了不行了,鳴狐一下了炸紅了臉,聲音也越說越少聲。

亂感到有點驚喜,不竟小叔叔甚少提及自己的事,而且今次還是這種令人興奮的話題。
[小叔叔有戀人了嗎?]亂略有激動的捉住鳴狐的前臂,眼裏充滿著光芒。
[……不、不。只是比較在意的…]鳴狐有一秒感到後悔了,也對亂的反應有點吃驚。
[有嚇到小叔叔嗎,抱歉呢。但亂替小叔叔感到高興~對方是怎樣的人?]這不是在多管閒事什麼,作為家人,亂很喜歡溫柔內向的小叔叔,要是對方傷害了小叔叔,亂是絕對不會饒恕他,一定會帶著粟田囗一眾短刀挾他向小叔叔道歉。

嗚狐羞怯得不好意思再說下去,找了一根枯樹枝在沙土上寫上了『強悍而美麗,絕不會因而看小其他人的努力。』一邊寫著,臉罩下絲絲的微笑大概只有亂才留意到,鳴狐本人似乎亦未察覺。

說到這裹亂隱約猜測到對方的身份,也明白小叔叔的憂慮之處,只是……感情事局外人不方便插嘴……但插手還是可以吧?
[亂會支持小叔叔的,加油!]首先先確認一下對方的心意吧。
亂好像想到什麼主意,為了不讓鳴狐發現並阻止,必需扯一個藉口暫時離開一下。
[小叔叔昨天因為這件事影響睡眠了吧?眼袋跟黑眼圈都跑出來了~]亂拉著鳴狐到馬廊旁邊的大樹蔭下讓他休息。
可是鳴狐認為這樣把工作都推給亂來做不太合理,所以拒絕。但最後卻被亂以『只餘下零落的功夫要收拾,不用擔心。』和『不聽話好好休息的話我就要告訴一期哥了喔?』來說服 ,最終妥協了。

亂一邊整理好用具,一邊悄悄地觀察小叔叔。待任務完成後,亂攝手攝腳的走到自家小叔叔的身旁。看到小叔叔安穩的睡顏和平穩的呼吸,確認了鳴狐熟睡後,亂懷著興奮的心情踏著輕快的小跳步實行詭……是紅娘小計劃才對。

首先,亂不走到公告板確定一下小叔叔“在意的人”今天會不會在遠征隊伍的名單上……
……
……
……
很好,沒有。
那麼最大的可能應該是在手合。亂想到,就往道場的方向跑。到達道場後,亂躲到門外探頭搜索。鶴丸正坐在場外百無聊賴的看著三日月和小狐丸進行對戰訓練。

[吶…三日月~~差不多要完結了吧?說好的陪我對酒下棋呢?我可是在次郎太刀那摸了一酲佳釀回來。]鶴丸左手托著鼓起的腮催促三日月,雖然鶴丸深知訓練的重要,但難得兩人都留在本丸,當然想和三日月兩人休閒渡過。或者還可以從酒亂好好的……咳咳咳咳咳。

[甚好甚好。鶴呦,別心急。爺爺我這邊完結後一定好好疼愛你。]--老流氓--三日月當然明白鶴丸的心意,溺愛衝到鶴丸笑了笑。下一秒回頭用上充滿殺氣的鋒利眼神盯著小狐丸準備在下一招決勝。

小狐彷佛在一瞬間看到三日月身後有一副羅剎面,打了一個寒顫。[…喂喂,兄長大人……你們這樣對嗎?雖然我是單身狗,但我可不是真的薩摩犬
,用不著狗糧大口大口往我嘴裡塞吧?]小狐被眼前兩人虐得汪汪叫。

[我說~小狐你還未向那隻子狐出手嗎?]鶴丸一副耐人尋味的看著小狐丸問到。
[……!!出、出手?]正提著水壼大口大口灌著的小狐聽到關鍵的詞彙不禁一臉紅著把口中涼水噴了出來。
[哈哈哈,小狐你這樣很不優雅喔。]三日月也插嘴笑道,加入鶴丸一起調戲小狐[……所以出手了沒?]
[……兄長大人!!請您不要加入鶴丸玩笑好嗎??]小狐羞愧得吼了出來。
[哈哈哈,因為這樣的鶴太惹人憐愛了……當然小狐的反應也很有趣。我可是兄長的身份擔心弟弟能不能在粟田口派那討個媳婦回來喔?]三日月瞇眼著笑,暗暗而兄長的身份威逼小狐回答。
[說、說什麼出手啦…]小狐一邊搔臉一邊逃避似的往門的方向看過去…[嗯?是粟田口派的亂藤四郎?]
[嗚哇?!我我我才剛到什麼都沒聽到喔!]假的,明明全部都聽得一清二楚…這是個好機會。[呀,不對!!這、這下糟了!!小叔叔他…!!請快來幫忙!!]
[小叔…?鳴狐他怎了?!]小狐急起來走到亂面前雙手捉緊亂纖幼的雙臂。
[痛…!]但看在小狐丸大人這麼緊張小叔叔就原諒他吧。[這下發生大事了!小叔叔他剛才馬當番的時候突然暈倒了!怎叫也叫不醒…]
亂的話還未說完就見到小狐丸箭一般奪門而出。亂心情好的轉身笑對三日月和鶴丸說:[打擾了,請爺爺們見諒。那麼我先走。]

門關上,道場也只剩下兩位爺爺輩的刀,三日月看著自家媳婦樂得像小孩得到糖果似的美滋滋的便笑著說道[鶴你果然是察覺到粟田口家那孩子在門外偷看才突然問小狐這個吧?]
[誰知道~大概是因為無聊吧。]鶴丸站起身向三日月的方向走近,一手環在三日月的頸上把整個人的重量都掛上,一手挑逗似的挑起三日月的下巴。[礙事的人都走了,來點刺激的吧。]鶴丸舔唇說著。
在三日月眼中這一切都是鶴丸的邀請,眼笑得瞇成一輪彎月猶如他的名字三日月一樣。[鶴呦,你知道你正在玩火嗎?等一下哭著求饒我可不管喔?]

小狐丸跑到馬廊後四處張望也看不到那熟悉的身影,只好環著馬廊旁跑,直至跑到附近的大樹,並發現樹下的鳴狐。心一下子嚇得涼了半截,毫不猶疑就衝上前扶起鳴狐。[鳴、鳴狐!你醒醒!]搖了搖懷中的小狐狸,但沒得到回應。[鳴狐你不要有事!我這下就帶你找主上!]小狐丸一下把鳴狐背起就跑。[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你不可以就這離開我的!]不知是不是因為小狐跑得太快,鳴狐在顛簸中睡醒。
本來鳴狐還睡得鬆朦在想自己在哪,只覺得十分溫暖舒適,但嗅到一陣熟悉的味道並聽到小狐丸的話後一秒驚醒,羞得趴在小狐丸的背上不敢亂動。
後來看到小狐背著自己急切得要命的住主殿方向跑,於心不忍。只好出聲叫停[小…小狐殿請把我放下來…]

小狐丸聽到背後鳴狐的聲音後驚喜萬分,就把鳴狐帶到附近的水井旁放下。[鳴狐你還好嗎?要喝點水嗎?]小狐丸摸摸鳴狐的額頭,抹了抹額上的汗,卻未發現低著頭的鳴狐正臉紅著。[怎樣了?是身體不適嗎?哪裡不舒服了?]

鳴狐支支吾吾的道:[……心,跳得很快…]
聽到這句小狐更急了,心臟毛病可是件大事呢!還要是心跳急促![我帶你去見主上…不,我帶主人來幫你診治,你在等著!]小狐正準備提腳就跑時卻被鳴狐拉住[還有哪裡不適嗎?]

鳴狐搖搖頭,深呼吸了一口[那、那個…我都聽到了…]語畢,左手立即掩蓋面具遮掩不住的上半截赤面。

[都聽……?!!]小狐丸回想到自己剛才的話,臉一下子炸紅了。不敢直視面前的鳴狐,眼神正迴避著。[呀、嗯…就那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狐想剛才都急得把心裡的說話吐出來了,不如就賭一局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那個…鳴狐,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

鳴狐的淚從眼眶滑下,默默的低頭用衣袖擦著。小狐丸看到這更荒了,心想難道鳴狐討厭自己的程度已去到被告白要哭的地步?!我我我會不會被一期一振帶著短刀們追斬?!?[那、那個…鳴狐,不喜歡的話…]

[這樣的我可以嗎…?]
[欸?]
[這樣的我可以站在小狐殿的身邊嗎?]鳴狐帶著自卑及對自身懷疑的態度問。
[你到底在說什麼嘛…]小狐舒了一口氣[我說,我就喜歡這樣的你!溫柔而不失勇敢的你!我喜歡這樣的鳴狐!]
[勇…敢?]鳴狐感到疑惑,勇敢這詞好像怎樣也和自己扯不上關係。
小狐用力點頭[沒錯,雖然身為太刀的我戰鬥能力上是不差。但當初第一剛上陣的時候,初次得到人身的我因為感覺還是比較遲鈍,只顧面前殺敵的我忽略了背後埋伏的敵人,要不你及時跳出救助我應該早就不在了。這就是你的強大之處。謝謝你…還有,我喜歡你。]
聽到這裏鳴狐本來停止的淚水又悄悄滑下,但這次卻帶著微笑[謝謝您,小狐殿…]
[那麼…鳴狐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小狐輕柔的抹去鳴狐的眼淚,提起鳴狐的手在手背輕吻。
[我願意…。]鳴狐這一笑完全把小狐丸迷住。
小狐一秒看到痴呆,下一秒回神後把鳴狐拉到懷裡[呀!!可惡!!鳴,笑得這麼可愛是犯規的喔!]

在遠處草叢用望遠鏡偷偷檢視一切的女審神者和亂對於這結局滿意的笑了笑。
[太好了!對吧,主上。]亂朝著女審神者笑著撒嬌的撲抱。
[嗯,亂醬應記一功呢。]女審神者輕輕撫摸亂的頭髮[看了這麼久,長谷部應該找我們找得很急了,回去吧。]
[嗯!]

----------------------------------------------------------------------------

拖了兩年的坑終於坑上了。